指路微博@_冬城_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Arthurm]大雨已至

*普通人设定下的日常

————————————


亚瑟是一个过于充满激情的人。


比如他会在奥姆下班后直接驱车驶向中央公园,在草地上支起帐篷,然后在万家灯火中喝着啤酒坠入梦乡;又或者是一顿他亲手做的油腻的晚餐,等奥姆推开公寓大门的时候一边喊着“suprise”一边塞给他一只装着咖啡的马克杯。


奥姆不知道他们共同的母亲亚特兰娜是如何孕育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孩子,或许是他们都随了各自的父亲,但奥姆可以肯定的是,亚瑟绝不是老汤姆的翻版——除了共有的宽容。


“嗨。”手机铃声在凌晨一点准时响起,奥姆接起电话,听见亚瑟大到离谱的声音,“奥姆,往窗外看。”


“你又在盘算着什么?我猜...

2018年终总结

借用了别的太太的模版

今年产出意外的少,真正码的西皮也只有空军组和盾冬两对儿(或许还能加上一个写了一半儿就坑了的普洪)

总结模版我留了七个分项,然而我的所有产出加起来估计也没这么多orz

*占tag


(1)最满意的作品

[盾冬]天幕之下


年轻的人们彻夜未眠,在天亮之前继续前行。

黄沙扬在他们走过的路上,长久黑暗之后的光从天与地之间的缝隙中缓慢地流出来,它将淹没远方的岛屿,从海面到达陆地上来。

他们一路大声歌唱,永不疲倦。不论白昼还是黑夜,天幕之下皆是他们漂泊的印证。

那是一场极尽自由的旅途。

像是一场狼狈而盛大的逃亡。


(2)最走心的作品

[Dunkirk...

[盾冬]天幕之下

*短篇,一发完
*普通人设
Summary:洲际公路上一次狂妄的一见钟情。他们极尽自由,那年轻人特有的热情与浪漫。

*******

车窗全部开着,风不休止地从四方敞开地铁皮中灌进来。史蒂夫没有戴墨镜,阳光、夏风和黄沙轮番折磨着他的眼睛。

或许他早该将头发剪得再短一点,这样额前纷乱的发丝才不会撩得自己发痒。史蒂夫将目光短暂移到了坐在副驾驶的巴基身上,看见对方正一只手架在窗框上,另一只手熟练地调着车载收音机。他快要及肩的头发被胡乱地扎着,勒紧的地方有些乱,而那根黑色的橡皮筋则像是刚从便利店的捆绑商品上摘下来的。

史蒂夫在脑中暗自将今天发生的一切过了一遍,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可若细细辩驳,或许疯的不止他一个人。...

谢谢灰❤️这幅真的太棒了,我已经完全被戳爆(哭
整幅不论是光影色彩的运用还是表达的感情都极其克制。我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巨大悲伤,却“听”不到一丝声音。法瑞尔的哀怆是无声而隐忍的,就像自己默然站在床脚一样,他的内心只能隐没在无边的黑暗里。
墙上的影子很妙(再吹一波灰),法瑞尔的影子轮廓比柯林斯还要模糊一些,靠近人身的地方红得像是一团烈火,灼烧着他曾经拥有却永远逝去的爱情。
这一个画面、这一刻都是寂静的,仿佛世间的所有喧嚣都离法瑞尔而去。明天太阳依旧升起、依旧西斜,他曾无数次幻想着将爱人从睡梦中唤醒,只是他的言语终究苍白。这一次柯林斯的梦很深很长。法瑞尔站在他的身边,像是一道孤独的影子。

最后再再谢谢灰带...

[Dunkirk/空军组]无声应答

*《茵尼斯弗利岛》番外
————————

“早安,布兰特先生。”

彼时法瑞尔已经很好地适应了这个身份,他向从自己身边跑过的孩子点点头,然后重新将眼睛隐没到帽檐投在脸上的阴影里。他抱着棕色的牛皮纸购物袋,里面装着刚刚买好的香肠和黑面包,随即飞快地用钥匙打开门锁,一个闪身进了屋子。

他随手将钥匙丢在了沙发上的某个角落,想想似是觉得不妥,便又将它寻了回来,端端正正地挂在了门边墙壁的铁钉上。这是从前柯林斯教给他的,在门口的墙面上钉几根铁钉,用来勾住钥匙环,以免弄丢,出门拿着也方便。

法瑞尔原本不是在意小节的人,可自他战后重新踏上英国的土地,那人曾经在耳边念叨着的东西便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他的日常生活。

也正是这些不经...

[Dunkirk/空军组]茵尼斯弗利岛(下)

*完结章
*有bug

————————

助手用了许久才回来。他说,他从柯林斯父母那里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

    柯林斯坐过牢。

    几乎是战争一结束,柯林斯就上了军事法庭。他被剥夺了所有在战争中获得的荣誉,在牢里待了快十年。他在这十年间本有机会出来,但是柯林斯自己拒绝了,直到刑期结束。

     为什么?他是个战斗英雄。探长不解。

   助手的表情忽然变得微妙,介于犹豫与厌恶之间。

  ...

[Dunkirk/空军组]茵尼斯弗利岛(上)

*新风格试水,有bug
*下一章FC的联系会更多
——————————

埃利奥特·柯林斯死于1957年的春天。

     他是在家里被发现的。还未老去的男人穿着西装躺在床上,面容宁静而安详,双手虔诚地盖着一本叶芝的诗集。房间里留声机还在播放着一张碟片,而他的身边是一圈已经枯黄的玫瑰花。

    警察抵达的时候确定他已经死了有些日子了,至少三天,房间里腐烂的味道已经快要到达难以接受的临界点。他们草草检查了一下现场,从他已经僵硬的手中抠出来那本被撕去扉页的敞开的...

2022世界杯再见🇩🇪🇩🇪🇩🇪

他在现场😭
想念队短小猪K神
今天的发挥确实不好,但是也看不得别人骂他们。他们比谁都想赢想卫冕。
未来几场请加油哦🇩🇪🇩🇪🇩🇪

[普洪]在路上

*码了一个开头,可能会有后续
*非国设,时间是很久很久以前
*第三人视角
——————————

1.

我的名字是贝丝。只是贝丝,没有姓氏。从小穷窘的命运止步于十六岁那年与贝什米特先生的相遇。

我熟识贝什米特先生,了解海德薇莉小姐。

之所以说是了解而并非认识,是因为我与她从未谋面。尽管如此,我却从贝什米特先生的描述中渐渐抽出了这位美丽女士的轮廓,甚至不知不觉在他的碎碎念中记下了海德薇莉小姐喝茶时习惯的温度。

这是我的人生,却不是我的故事。我只是默默地看着,站在这蜿蜒如河流的人间,嗅着空气中隐约的清甜。那是属于他们的爱情。这深沉而隽永的感情永远散发着不知疲倦的暖意,缄默地感染着周遭一切。

我就是被它包围的...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