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路微博@_冬城_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Dunkirk/空军组]For Now I Am Winter 04

-此刻我是冬天-

————————————


      飞行学院的每一天都是艰苦的,重复叠加的训练会让人模糊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但这样的一天起码很充实。在训练完毕回到宿舍之后,我终于忍不住把上衣脱得一干二净,汗水顺着肌肤往下滑,最后将我的裤腰处变得一片潮湿。

      “你已经洗过澡回来了吗?”我的室友James正端着一个铁盆搭着一条毛巾准备往外走。

      “不,你先去吧。”...


[Dunkirk/空军组]For Now I Am Winter 03

-此刻我是冬天-

*回忆录第一人称
*走向未定,可能BE
*章节summary:每一次短暂的别离,都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

       有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有时也是一种好事,可以将它定在一年中的任何一天。
       我是在1937年初的时候决定向Collins坦白的,我告诉他,我决定报考空军学校。
       Collins沉默了一会,问我为什么。
       于是我将我的秘密分享给他。那是一张很小的图片,是我几年前就从报纸上...

[Dunkirk/空军组]For Now I Am Winter 02

-此刻我是冬天-

*回忆录第一人称
*走向:未定,有BE可能

*章节summary:我们平凡的那些年
——————————

        与Collins的熟络快得超乎想象,却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我有时会仗着年长喊他“男孩(boy)”,但我清楚地知道,相对于与他同龄的孩子来说他已经足够成熟。
        不过有一点我感到深深的好奇,为什么他选择成为朋友的人是我。我从不怀疑Collins已经从其他孩子口中得知了我曾经的所作所为,虽然我将有些打架的目的归为正当防卫,但...

[Dunkirk/空军组]For Now I Am Winter 01

-此刻我是冬天-

*框架《赎罪》,并非AU(因为并没有电影中妹妹的那种角色)
*回忆录第一人称
*故事的断续为情节必要

*章节summary:在1934年的某一天,我们相遇
——————————
       如果说人的一生中不曾为谁疯狂过一次,那么他的人生一定一文不值。
       我忘记了是在哪里听到或者见到的这句话,或许它来自一张过时的旧报纸,又或许是一个鲜少来客的咖啡厅在一个阴郁的午后播放的收音机。无论如何,它就这样来了,深深地驻扎在我的脑海里。
       对于一个没怎么读...

Jack Lowden
素描
(给他比心!

[楼诚]穿过林间的第一道光(下)

*完结章

*苏联卫国战争AU

————————————


    从阿列克谢失去了朋友之后,他的变化显而易见。如果说他原本只是少言寡语,那么他现在就真的应了当初瓦连京无心的形容——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语者。

    在此之前明诚从来没有想象过,原来一个人的离去可以影响另一个人那么多,足以让他失去对于生活的热情。不过话又说回来,像他们现在过的这种日子又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生活吗?

    “在想什么?”明楼拿着牙缸正准备去洗漱,见他有些出神,忍不住问道。...


[楼诚]穿过林间的第一道光(中下)

*苏联卫国战争AU

————————————


    剩下的战士们陆续从林子里面撤了出来,走回营地。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地挂了彩儿,鲜血淋漓,有些伤口深可见骨,一打眼望过去十分可怖。

    他们是沉默的——尽管胜利不可否认,但是高昂的代价也足够令人哀叹——己方伤亡人数远远多于敌方。可能前几天还在一起喝酒的家伙现在就化作了白桦林中尸墙里的一分子,残肢内脏随意地被堆在一起,等待着下一场雪的来临。

    士兵们擦拭着自己血迹斑斑的枪支,有的去了医疗站,有的排队去见一食...

[楼诚]穿过林间的第一道光(中上)

*苏联卫国战争AU
——————————————

    他们的队伍短时间内将继续驻扎在这里,等待下一步行军命令的下达。
    那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中午,明楼和明诚隶属的分队正在进行例行巡逻。尽管雪已经停了有两天了,但林子里的积雪依旧很深,恨不得每走一步靴子都要陷进去,然后再被费力气地拔出来。雪从靴口灌进去——明诚曾经开玩笑把这叫做“条顿战神的冲锋”,让人头痛不已却无可奈何——然后它们就先利用人的体温融化在鞋子中,再依照冬将军的吩咐冻成一坨,真是再听话不过。
    明诚感觉自己的...

[楼诚]穿过林间的第一道光(上)

*苏联卫国战争AU

*因为人物介绍的缘故,二人的互动在第一章相交后面几张会稍微少一点

*细节情节有改动

————————————

    苏联的土地与中国的是不同的。

    早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还被遵守着的时候,组织就送了一批人去苏联学习。这里面包括明楼和明诚。

    他们一直在等待着组织将他们接回去——祖国的一切实在是叫他们太过挂念。然而组织如同将他们遗忘了一般,国内的战事如火如荼,却始终将他们留在苏联寒冷的冬天。明楼和明诚就这样一边学习一边等着,他们见证了...

[Dunkirk/空军组]A common day.


蹭了一手铅,早知道买纸的时候不要这么亮的了
给别人看被吐槽不像,不喜勿喷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