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路微博@_冬城_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衍生】清河桥上 序

*又开新坑啦!

*之后会有衍生出没,请注意

*一个短小的序,试试水


————————————————


- 死亡不可怕,只是一场对过去的告别 -


有一处地方,依死而生,遥映人间。

人死后,灵肉两隔。肉体湮灭,魂魄仍存。

那道门便是交界。

跨过不渡门,有河名清河。

宴宴涓流之上,有石桥一座,称为“清河桥”,不短不长,足缅平生。

清河桥后,转生台前,有宋径亭,亭外景色四季嫣然,长风携雨送飘花。

再回门畔,有一守门人,看守不渡门。

那身长玉立的男人,便是这一任的守门人。

他眉目清隽,尤其是一双眼,神如林中鹿,说不尽的灵动,好比夜空中的一轮月。

他姓明,单名诚。

一个人看尽了死离生别,死亡其实并不可怕。

明诚如是说。

人们总说,死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再也没有秋天弥漫在空气中的桂花香,再也没有夏天回荡在山涧里的清泉响。

不是这样的。

明诚想。

人们总念叨着“直至死亡把我们分离”,但若是真的情比金坚,死亡只是桥梁,他们终会相逢。

这点他可以保证,因为他也是一个见证者。

再者,他的任务便是向每个过客收取路费。

譬如在明诚之前的上一任守门人是收取一壶小酒,上上任是一小枚金币。

所以上任离岗时已经尝遍了各地美酒,上上任则发家致富、腰缠万贯。

明诚不同,他的过路费仅仅是一个故事。

微风掠过旷野,平凡的人们的平凡的故事渐渐消散在风中。

不留痕迹,没有回响。

一个故事,换取一片生路。

倒也不亏。

他笑。

春风易度,不拂杨柳。

我有醇酒,也有箫笙。

只差一个故事。


评论 ( 12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