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路微博@_冬城_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简单谈谈《敛光集》,关于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

终于到了现在,敛光集风花雪月的四个故事都发完啦。

其实最初的时候并没有想要写一个短篇集呢。

而且刚一开始,其实我最先得到的是【雪】这一篇的灵感。

也就是“馒头与梅花”这一篇啦。

当时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画面。

你看,日暮黄昏,蔺晨坐在最后一道光影里,摇着一炳辨不出新旧的扇子,给一个有关系又没关系的人讲着一个属于过去的故事。他的手旁就是一炉酒,但他没有动。过去的故事已然记不清楚,若是再添上醇酒,只怕本就模糊的梦会变得更加模糊。

他化作了一个普通客栈里的普通说书先生,天天在那里给大家讲奇闻秘史。他给旁人讲了那么多,却从不曾讲自己。哪怕是对着年轻的皇帝,也只是讲了自己与那人的故事的开头便不肯再说下去,只推说自己记不清了。又有谁知道他是真的记不清,还是根本不想记清呢。

具体如何,既然当事人不肯说,便当是世间那众多不肯说的秘密中的一个罢。

说到底,他满腹经纶,且知天下事,最后也只不过是一个骑着老马,沦落天涯的断肠人而已。

(其实这一篇也是敛光集四篇里第一篇码出来的呢,只是修修改改才拖了下来

只是在发之前忽然想到了其实蔺靖也可以有很多相处模式很多不同的故事去过不同的生活的吧,这才有了敛光集,或者说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四个故事四个AU,确实是不同的故事呢。

他们可以是这世间最平凡的人,比如军营里一个普通的小兵和伙头。因为平凡所以反而无所顾忌,这应该是【风】相较于其他三篇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了吧。所以在两人初遇的时候,蔺晨可以用自己悄悄囤起来的粮食给萧景琰偷偷开火,并且撒一个无关痛痒的小谎打消萧景琰的顾虑;而萧景琰呢,他肩上的担子没有那么重,不需要考虑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所以他可以在听到了蔺晨不会因此受罚之后安安心心地给他放风,吃着已经放了很久的包子。也正是如此,在夜秦的奇袭中,他才可以分出神来去找那个不知怎么保护自己的伙头的下落。

同样,他们可以是逍遥肆意的江湖人,肆意疏狂,有着魄力与实力。【花】所描绘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江湖了。因为同处江湖,那么自然是有一个相同的归处。他们都是浮萍,又同时是对方得以安生的归根。他们的距离那么近,自然什么都可以。就算那盏河灯因为大雨的缘故没有燃尽一夜又如何?就算最后青锋越过了扇骨又如何?会有兜兜转转,还是在了一起。都说一笑泯恩仇,更何况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仇呢。

【雪】的话呢,上面已经说过啦,就不再多说了。不管是在那间客栈,还是别的什么地方,萧景琰没有登过场。他哪里都不在,却又像是在任何一个地方,隐在蔺晨背后的那截影子里,跟着老马一起叹气。

至于【月】嘛,应该是我涂涂改改最多的,怎么写都不大满意。其实我写得算不上好,但我觉得应该算是比较,呃,实际……?江湖之远,庙堂之高,这是一个老问题了。萧景琰其实是很矛盾的,当蔺晨为了他弃了江湖,他的反应不是欣喜,而是一种愧疚。这或许与他从前的经历有关,但是文章没有着墨我就不讲了。怀着这种愧疚的心里,当他看到了那人不再平整的铠甲,以及自己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时,才会自导自演了这场名为落幕的演出。他是聪明人,虽然不过寥寥数语,却尽数扎人死穴。他用自己对蔺晨的了解,将蔺晨算计了个透。后来的两不相见,倒也是遂了他的心愿。至于最后两耳不闻天下事的蔺晨究竟知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以及萧景琰最后的归宿,那么就抬头看看星星吧。可是就算看了也没什么用,天上星星那么多,你连多了一颗都发现不了,又怎么知道多的那颗是不是他呢。怪就怪当初许下了一个无法实现的诺言。一个人有了念想,一个人断了念想。

总而言之,风花雪月一场,本也算是可念不可说。


话说了一大堆,就当是一个自己给自己的长评吧。

哈哈乱七八糟写了一堆,占个tag

谢谢你们看我废话了一堆,也谢谢你们读了我四个平平淡淡的故事。

爱你们。(比心


贴个目录:

风:包子与米汤

花:扇骨与青锋

雪:馒头与梅花

月:星星与诺言


评论 ( 4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