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月明,波澜不惊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踏酒

*楼诚一周年快乐,当作贺文吧。谢谢这一年的陪伴,希望明年的这一天,大家都在。

**我的所有文章请戳这里:个人目录列表

————————————————

蔺晨与萧景琰的再次相遇已经是几十年后了。

他拎着两坛子酒,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宫。

萧景琰问他,你怎么不翻墙了?

蔺晨笑了笑,老了,翻不动了。

他们都老了。

萧景琰曾经如白杨一样挺拔的背已经有了些微的伛偻,正如同曾经整天东奔西跑的蔺晨也已经跑不动了。不过好在他当年出征归来之后,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走过了这片江湖的山山水水,也没什么遗憾。

你可还有什么遗憾么?蔺晨问。

萧景琰笑了笑,没说话。

他们坐在庭院里,今年是个暖冬,天气不大冷,就是梅花不如往年鲜艳。月色泠泠,炉上温着一壶酒,冒着徐徐的烟。

无风的夜晚那么静,像是一切都在睡着,空荡荡的大地上飘荡着轻而缓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说起那些少年往事。

蔺晨的身上已经没了那把常年带着的绢布白玉折扇。他说,你还记得最开始的那年吗?

年纪大了,不记得了。萧景琰说。

那正好,我又多了一个你不知道的故事。说着,他将手中的酒碗递给了萧景琰。故事里有一个小少爷,也有一个小剑客。

**********

小剑客的家挺有名的,生意做得也远。他的老爹想让他长大之后就接手家族生意,但小剑客不乐意,说你就是想以后自己逍遥,我偏不让你得逞!说完之后趁着他老爹没反应过来,拎着剑就跑了。

你有你的生意,我有我的江湖。

小剑客觉得江湖实在是太好了,自由自在,像容纳百鸟的天空。

没有什么能让他抛弃江湖,他想。

当时正好是冬天,刚下了一场雪,他抱着热腾腾的烤白薯,数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他的肩膀上留下细碎的剪影。

一个,两个,三个。

从关道上驶着一辆马车,他眼见着它从他眼前掠过,也眼见着四个黑衣人从雪堆里腾空而起,手中明晃晃的剑在杀死了车夫之后直直刺向车厢。

小剑客本着“见死不救非君子”的原则,扔下了白薯提着剑就冲了上去。别看他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的耍起剑来又是另一番风采。

青锋映着雪光,剑剑取人性命。

点点血迹撒上了雪地,像是今年还没来得及开放的梅花。

他念着被他扔进雪地里的已经凉透了的白薯,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对上了一双圆圆的眼睛。

呦哦。他说。

于是小剑客就捡到了一个小少爷,看上去不出十岁的样子,像一块还未来得及雕琢的璞玉。

他觉得小少爷一个人流落在外孤苦伶仃,就对他说,你跟着我吧。

小少爷想了想,点点头。

小剑客心中欢喜,却又怕什么时候这个小家伙偷偷跑了,于是就问他,你去没去过金陵?

见小少爷不说话,他就接着说,就知道你没去过,金陵可好啦,有吃的有玩的,那里的梅花一定开得比这里早。

所以呀,想不想去金陵?

不想。

也是,到那里的路很远,可能要走一辈子。

小少爷仔细思考了一下,那我就跟你去吧。

小剑客一怔,心花怒放地答应了,却一不小心听见了小少爷在他身后轻声嘟囔着,金陵哪有那么好。

他没说话,心里想,等你去过就知道了。

**********

蔺晨的故事讲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给萧景琰满上了酒。

萧景琰的眉间已然泛上了酒意。

先生怎么不往下讲了?

没得讲啦,那小少爷本就是打金陵来的,跟着剑客走了一半的路程就跑回家了。

说完,蔺晨歪着脑袋,似是在很认真地想着什么。

在想什么?萧景琰问。

我在想,你说那小少爷,到底愿不愿意随着小剑客一起去金陵呢?

先生讲过的,去金陵的路很长,说不定要走一辈子。

是呀,但是那家伙中途跑了。

真遗憾。萧景琰说。

是呀,真遗憾。蔺晨也说。

后来小剑客想,为什么小少爷要跑呢?不是说好一起走一辈子走到金陵去么?于是他想啊想,想不到答案,就一个人跑去了金陵,去看那座在他口中那么光鲜亮丽的城。然后他才发现,其实金陵没有他形容的那么好,梅花还没开就落了满地。他看着看着就明白了,怪不得小少爷说金陵哪有那么好。

说到最后蔺晨有些语无伦次,像是说得着急了,又像是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萧景琰说,先生大概是糊涂了,这故事明明该是发生在春天的,不怪梅花不开。

蔺晨愣了愣,说,是我酒喝多了,讲错了。

萧景琰垂着眼睛,抿了一口酒,再不出声。


后来蔺晨走了,再次回他的江湖去了。

萧景琰看着月亮,忽然想到那个在蔺晨口中已经沦为一个梦的华灯初上的金陵,说是长到一辈子就走不完的距离,可实际上离得那么近,只是恰巧一抬头望不见而已。

他记起蔺晨方才一直问着的问题,那个小少爷到底有没有想过跟小剑客一起去金陵呢?

他眨眨眼,得不出答案。

大抵是想过的。



——fin——


评论 ( 7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