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月明,波澜不惊

© 冬城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南山以北

*旧文重发(最近神蠢,之前的手一抖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


1.

现在正是春光无限好的时候。

万里青阳,桃李春风。

再过几周,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去那远在千里的国家。

法国。


2.

人要走了,心思也飘忽了起来。

在和明台打羽毛球的时候,明诚分了神,偷偷地瞥了一眼一旁坐着的明楼。

明楼戴着他常戴的那副金丝眼镜,穿着简洁干净的白衬衫,坐在椅子上倚着花树看书。

那棵花树是一株梨花海棠,不知是明楼从哪里弄来的。

怪异得很,明楼平时在家基本不干什么活,却唯独对这棵海棠树上心得要命。

记得刚种下的时候,明楼几乎天天围着树转,一边施肥浇水一边念叨着,你可要快快长大呀。

到最后,小树苗长成了大树苗,原先瘦瘦小小的枝干上开出了白白的花。


3.

明诚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梨花海棠,也是明楼陪在他身旁。

那年春天具体是什么样他也不大记得了,只记着有一天大姐去了苏州,明楼偷偷拉来他和明台,说,大哥带你们去个地方好不好呀?

那里是南山。

说是山,其实也不高,不过是一个比小土坡大一点高一点的大土坡。

明台虽说已经17岁,却依然有着小孩心性,到了山脚下一听说要爬坡,登时就赖着不走了,吵着嚷着要回家。

要是回家的话你会后悔的,明楼说。

那也不要,大哥你不嫌累呀?

说完之后小少爷扭脸就走,还哼哼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小调,轻轻的音符飘散在空气中,转眼就被风吹走了。

这孩子。明楼摇头。


4.

最后还是明诚跟明楼一起,两个人哼哧哼哧地往山坡上爬。

大哥我们还要爬多久?

爬了一半多还没到目的地,明诚忍不住开口。

就快了,明楼的脚步依旧轻快,就在南山以北,你一定喜欢。

听他这样说,明诚也不再问,只是也隐隐开始期待了起来。

既然大哥说他会喜欢,那他一定也会喜欢。


5.

临到山顶,明诚忽然被蒙上了眼睛。

“要给你一个惊喜呀。”明楼说。

他一只手捂着明诚的眼睛,一只手领着他穿过坑坑洼洼的小路。

明诚的手被他牵着,就像小时候一样。

他跟着明楼走,安心得很。

因为他知道,有大哥在,摔不倒。


6.

正想着,明楼停了下来:“准备好了吗?”

明诚点了两下头,心里竟莫名有些紧张。

大哥的手拿开,在明晃晃的光里,他看到了满坡的海棠。

春风欲度,海棠如雨。

细细的枝桠隔着飞花疏影,坚韧不改。


7.

他的眼迷在了重重花影之中,美好得像是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美呀……”明诚说。

明诚看着花,明楼也在看着他,看他映在眼中的海棠倒影,看他光影之下轻颤的睫毛。

“美呀。”明楼也说。


8.

明诚有些可惜道,奈何海棠无香。

明楼笑,世上何来双全法?


9.

然后明楼领着他穿花渡柳,来到了万花深处的一间小木屋前。

他告诉明诚,南山以北的这一片海棠林,就是住在这个小木屋里的老林头种的。

明诚欲进屋看看那老林头,看看什么样的人才能种出这样的花。

明楼拦住他,摇摇头:“人早没了。”

在小木屋后,在开的最艳的花树下,有两个紧紧挨在一起的小土包。

小土包上落满了花瓣。

无需祭扫,海棠自落。


10.

明楼说,世上有花万千,老林头的妻子独爱海棠。

海棠无香,便是怕勾起伤心人的伤心事,那么善良,只得隐去了香。不然午夜床榻,花香入梦,疑是故人来。醒来却唯暗香轻涌,不见佳人。

一场风流,一段佳话,最后不过都化成一捧黄土,两截枯骨。

明诚沉默片刻,只道,无香也好。

也好。

明楼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还小。


11.

再然后到家没几天,明楼便寻来一株海棠,种在了明家的花园里。

海棠好哇,明楼说。

于是明诚将这树海棠连同南山以北的那一片,一同小心翼翼地刻进了记忆里,再忘不掉。


12.

看着明楼围着小树忙活,他笑着打趣,海棠无香。

那人倒是笑得肆然,无香又当如何?若真心以待,香自在心中。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语罢,明楼拄着铁锹,认真地望着明诚亮晶晶如小鹿般的眸子。

他的声音柔柔的,像撩人的春风,挠得人心里痒痒。

你就是我的海棠。


13.

明镜归家,不见三兄弟人影,一找才发现都在球场旁的花园里。

望着弟弟们,她的唇畔不禁染上笑意。

三人一人一把椅子,在树下各自睡得正香。

明诚和明台还抱着球拍,明楼的书也不曾放下。

泠泠的风轻声唱着远方的歌。

海棠花瓣洋洋洒洒,雪白雪白的,纷纷沾上明楼未曾合上的书页,轻柔地抚过他们的脸颊和微微颤动的睫毛。

道是寻常时,春风醉海棠。


14.

雪白的花瓣飘散在被摇曳的火光照亮如昼的夜幕中。

仿佛在唱着一只来自过去的歌谣。


15.

后来明诚再也没见过记忆中的海棠林。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1 )